丝瓜男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 反正樱花的印象之中墨绯月肯定是不喜欢丹疏了,否则应该不会不让丹疏跟着。

   流火也站了出来,站到丹疏的面前。

   丹疏对着他轻轻一笑,“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流火怒道:“姐姐不喜欢你,你不要跟着我们了,死缠烂打的有意思么?”

   “是啊,死缠烂打的有意思么?”丹疏反问,同时淡淡道:“既然你知道我的目的,我也知道你的目的,我们彼此就没有什么必要装腔作势了,既然是男人,直接动手?”

   是男人就直接动手,流火也是个暴躁的人,而且不允许任何人这么挑衅他。

   流火咬了咬牙,“大概你是想要趁着我现在身体虚弱挑战我?不过,我没关系,即便是身体虚弱,我一样能够杀死你。凤九渊,你大概不知道,上一世你是怎么死在我手里面的!”

   这句话,如同一股巨浪,落入丹疏的心中,瞬间有了涟漪。

   上一世的事情丹疏当然不记得,而且也不确定流火所说的上一世是真是假。

   但,不管是真假,现在都要解决了流火,免得给墨绯月给自己留下一个心腹大患

   流火本来就不是什么心思纯净的人,甚至从内而外都透着一股子弑杀的气息。

   这种人的心永远是无法填补的。

   黑色裙子秘密诱惑

   墨绯月就算是跟在流火身边,终有一日,流火会害了墨绯月。

   两人出去了。

   樱花很想追出去,可是樱花又怕墨绯月这边出事儿。

   樱花叫着流火,“流火,你别搭理这人,等会儿小哥哥醒来没看到你就惨了,而且你不会是那个人的对手。”

   樱花能看出来,流火现在的修为就是不如丹疏。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定是流火很虚弱。

   连续几次的战斗,流火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状态,然而,现在进入了虚弱期。

   虚弱期的流火若是再次强行提升自己的力量,那么之后会更加虚弱,就是一个死循环。

   毕竟流火的功法那么诡异,并不适合长期的作战。

   流火当然不听,“我已经受够了这个人一直跟着我们的日子,现在总是要杀了才能安心。不然这一路上,我不知道要多少次不眠不休。”

   樱花立即吼道:“那你也不能冲动,万一你死了呢?小哥哥怎么办?那不成了别人的了?还有,这个人也没影响我们什么,刚刚还不是救了你们么?我觉得,你不用冲动。”

   “你觉得个屁!”流火这脾气上来,没人能改变什么。

   樱花担心流火,但是却也不能不担心墨绯月。

   所以没办法跟着过去。

   樱花立即吩咐火焰鸟,“你们过去看看。我在这儿等小哥哥。”

   火焰鸟立即飞到流火的旁边。

   和樱花一样,火焰鸟们觉得流火这样做不理智。

   “主子,这么多年都忍了,这次……没有必要跟这个人计较。”

   流火冷冷地笑,那笑带着几分邪气和妖孽,“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要计较,毕竟忍了这么多年不是?上一次姐姐因你而和我结仇,这一次,我却不能如同曾经那般了。不管你是谁,这一次,我还得把你杀了。”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一十六章 流火受伤

   说完,流火直接动手了。

   红色的花瓣纷飞,如同利刃一般,鲜血灿漫的夜色之中。

   流火的眼中仿佛浸透了无数人的鲜血,谍影重重。

   丹疏的眼清明干净,抬起手,起色的力量揉成一股,雪白,让人想到天山上的雪莲,干净透彻。

   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同样的,却希望着对方去死。

   流火的力量和丹疏碰撞,他后退了一些,捂着自己的胸口,明显技不如人。

   流火不可能是丹疏的对手,火焰鸟们到了流火的身边,准备动手。

   流火挥了挥手,“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们无关。”

   火焰鸟们退后,看着流火、

   流火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的衣衫,抬起手,瞬间手中红色的力量聚集。

   他身上的怨念也随着暴涨。

   丹疏看着流火,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抬手,一掌再次打下。

   流火后退。

   流火不是丹疏的对手,即便是身上有怨念的加持还是没有丹疏的力量强大。

   流火深深吸了口气,捂着自己的胸口,口中有血迹流出。

   但是却还是带着笑的。

   笑容甚至有些得逞的意思。

   丹疏不明白这笑容是几个意思。

   但是很明显,流火仿佛并不害怕自己被杀死。

   丹疏的聪明程度本来应该是能多思考片刻的,但是因为不想让墨绯月被这个人拖累,丹疏并没有思考太多,再次攻击流火。

   流火这会儿却是没有躲开丹疏的攻击。

   这一击打在流火的胸口位置,流火被打飞,落在地上。

   也就是这个时候墨绯月出来了,正巧落在流火的身边。

   墨绯月二话不说,直接甩出了五彩琉璃丝。

   丹疏看到飞来的五彩琉璃丝的时候,感觉好像周围的景色都变暗了,只看到飞来的五彩琉璃丝。

   如同绚丽的烟花一般在自己的身前绽放。

   五彩琉璃丝穿透了丹疏的身体。

   墨绯月盯着他,“如果是你的目的是杀了流火,那之前也不用出手相助。”

   丹疏看着自己胸前的五彩琉璃丝,缓慢抬起手,一刀切断。

   五彩琉璃丝迅速消失。

   墨绯月淡淡地道:“我不想与你为敌,但是……我也不想别人与我为敌。这次,这次,我放过你,你若是不想放过我,大可以过来杀我。”

   樱花连忙蹲下扶起流火,询问着,“流火,你没事儿吧?你要是不行,你倒是说啊!早知道也不让你一个人来了。我就知道你打不赢,没用的废物。”

   “咳咳……”流火咳嗽了两声,本来是想反驳樱花的,愣是一个字说不出来。

   丹疏这一击比流火预判的要求强大很多,要不是流火的身体强大,一定已经死了。

   丹疏果然和老祖的实力恐怕相差不少了。

   只是,看到墨绯月怨恨的表情,流火觉得这一切倒是值得。

   至少,墨绯月不会为了丹疏与他为敌了。

   这一世的发展跟以前一样,只不过,掉了个头。

   上一世,是他杀了丹疏,所以墨绯月与他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