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妈妈点吧,”白烙音现在十分的懂事,也没有以前的大小姐的脾气了,她现在说白了,就是一个孤儿,她小心的活着,谨慎的活着,所以,卫兰说她的长大了,也是真的说的对了。

  人总是需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真的长大。

  而这样的长大,可能伴随着的,却是于一人当中,最大的残忍。

  卫兰拿过了菜单,榴莲直播的所以标志也是点了几个菜,当然她点的都是高逸爱吃的,也有白烙音爱吃的,五六个菜,他们一家三口都是够吃的。

  当是菜上来的时候,卫兰不断的给白烙音夹着菜,而她的脚也是踩了儿子的一下,都是愣在这里做什么,高逸愣了一下,然后他给白烙音夹了一些菜,放在了碗里。

  “多吃一些,现在都是两个人吃饭了。”

  “谢谢,”白烙音的鼻子有微微的酸意,低下头就吃着高逸夹过了菜,而她并不知道此时的高逸确实是有些复杂的,或许他可以对她好一些。

  毕竟,她以前犯过的错,她自己已经尝到了苦果,父亲没有了,家也没有了。

  再或许,她已经是他的妻了,有了他的孩子。

  或许,他可以忘记过去,就这样平凡普通的生活一辈子。

  或许她与夏若心本来就是不适合的,他转过身,一双温雅的眸子暗了暗,再是明了明,终是隐下了太多的情绪,有的可能是认命,也能也是妥协,而这样的结果最好了吧。

  他并没有伤害到谁,对不对?

   一眼就让你迷上她

  而他根末就不知道,此时,就在离他们这桌不到几步远的地方,坐着一对男女,男人沉默不语,而女人只是安静的吃着饭,却是将他们所有的谈话,还有动作表情全部的都是看在了眼内。

  “还吃吗?”楚律问着夏若心,“我看你把一道菜都是吃完了,需不需要再是点一份?”

  “不用了,”夏若心还没有到,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的地步,她其实很清醒,之所以一直吃着这份菜,只是因为味道还可以。

  至于要不要再吃叫一盘,她想还是算了吧。

  她再是转战着其它的菜,吃的并不快,不过,好像胃口还好,“别吃了,”楚律伸出手拿过了她的筷子,就算是你不开心,也不能这样虐待自己的胃,他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对于夏若心的自残,心里又不忍,又是酸的。

  他想,他就算是在这里酸死,可能也不会见的她难过上一分夏若心再是从他的手中拿过了筷子

  “谁说我不开心的,你哪只眼睛看的?”夏若心白了他一眼,她是很饿的好不好。

  “两只,”楚律认真的着,“情绪不好的时候,还要这样吃,小心消化不良。”

  “你放心,我不会,”夏若心再是继续的吃着饭,“楚先生,你不要总是说我好不好,你还没有动过筷子呢。”

  楚律端起了杯子,再是喝了一口水,这才是拿着筷子一口一口的吃着,不过,他却一直都是暗自的注意着夏若心,以他精明的眼光看过去。

  她的情绪到还真是没有受太多的影响,

  轻轻的,他抒出了一口气,眼前竟是如同百花开放一般,瞬间蓝天白云,海阔天空了。

  他们吃的并不快,也不需要赶时间,到是那一桌子的人,一直都是说说笑笑的,有时还会提及以前的事情,卫兰说着儿子以前的做的蠢事,让白洛音不时的笑着,而高逸也是难得的一扫了脸上的阴郁,竟是忘记了很大多的事,也有可能还有一个夏若心。

  而等到他们走了之后,楚律和夏若心还在吃饭。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刻意,两个人的一顿饭,整整都是吃了一个多小时,再是吃下去,怕是黄花菜都是要凉了,“楚先生,你没有迟到吗?”夏若心看了一眼时间,快两点了,这位楚大总裁莫不是今天不上班了。

  恩,楚律抬起脸挑眉,你在关心我。

  夏若心真想对他翻一个大白眼,如果这句话是关心的话,那么在他的眼里,关心是不是太过廉价了一些。

  “我是总裁,迟到又不扣钱,”楚律无所谓,他这种向来生活规律的员工,就算是迟到了又能怎么样。

  夏若心感觉自己的好像是说了废话了,怎么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到底是她蠢了,还是楚律笨了。

  “若心……”楚律突然喊着她的名子。

  声音沙沙的,哑哑的,成熟男人的魅力,哪怕是在声音中,也都是苏的让女人趋之若鹜,不可自拔,而夏若心却是感觉可怕。

  “有事?”夏若心整了整自己的袖子,微垂的眼睫也是挡下自己的某些心思与出神。

  “恩,没事,”楚律抬抬唇角,也算是笑了吧,

  “我只是想说,你最近的脾气大了,是不是……”

  “更年期到了?”夏若心歪了下头,就这样冰冷冷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咳……”楚律差一些就将自己刚才喝进嘴里的水,给喷出来,其实他没有这个意思的,他的意思只是说她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结果她偏生的就是给想歪了。

  “我们走吧,”楚律放下了杯子,然后站了起来,怕是自己一会会失态。

  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夏若心的还有这样的本事,只是一句话,就可以将堂堂楚氏集团的总裁给差一些噎死了。

  夏若心拿过了自己的包,跟在楚律的身后,然后等着楚律结帐,面她的视线则是停在不远处的那一张桌子上面。

  此时,上面已经收拾干净了,空空的桌子,没有客人。

  而后,人走茶凉。

  “走了,”楚律说了一句,黑眸亦是看尽了她眼中的恍忽“好,”夏若心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而后跟上了他。

  其实这样也好,不过就是归了原来的位,过本来的生活,她这个横插进去的一笑,终于是抹掉了,而高家人的生活终于是进入到了正轨。

  或许她其实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手吧。

  她开始酸着眼睛,却也是笑着迎着眼前的风。

  风声只在她的耳中,带来了一阵呼呼的声音,树叶的飘零之下,又是一季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