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社区app直播

【 .】,精彩免费!

林凡眼神狠辣!

刚苏醒呢,就听见这些咒骂。

这是为他而来的吗?

肯定是了!

定然是芘剑寒没有斩死自己,且知晓自己进入荒人坟中后,那些人请动的豪雄。

很好!

他刚有长足长进,正在思考,要去何处寻一些靶子来论证此时自己的威力呢,结果这些人自己送上门来。

很不错。

“咦……这里有一个洞。”

“马德、怪事,这第二层找了千百遍,怎地在以前就未曾见过这洞口?”

“林凡真是地老鼠,这就是老鼠洞,他肯定躲藏在下面。”

空灵美少女喝牛奶好邪恶

“呵呵,一泡尿将他冲出来,直接扼杀。”

一群人讥诮,至少都有七八人。

圣与帝皆有,都笑嘻嘻,很龌龊与流氓,很明显非是出自名家大族。

“砰!”

那洞穴炸响,林凡飞出来了,傲立半空中,目光冷冽扫视四周:“尔等在寻本座吗?”

林凡陡然出现,让这七八人都惊住!

林凡未现时,他们讥诮与鄙夷等,但当林凡真个出现在他们眼前时,谁人敢小觑?

人的名,树的影。

林凡杀出赫赫威名。

就连芘家无敌都折戟于其手中。

圣境无敌,并非说说而已。

“桀桀,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尊帝者笑了,带着残忍的寡毒表情:“跪下吧,本帝保好死。”

“哼、这功劳凭什么独享?”有帝者不满,冷冰冰的盯着最先开口的那尊帝。

“着实如是,吾等共接的任务,功劳当然共享,利益当然应共分才对。”

三尊帝者,四尊圣人。

圣人当然不敢多言。

但这三尊帝者,竟然已经差不多开始内斗,原因只在于斩死林凡之后,如何去分享利益与某些大物的赏赐等。

很明显,他们将林凡当作死人了,完全没将林凡看在眼中,视他为案板鱼肉,可以任意的宰割。

林凡笑了,很开怀。

实则上,他出地面的那一刻,就已经确认,至少在这二层中,只有这几尊大敌的存在。

他很放心与满意。

觉得这是天赐良机,可以让他安心乐意的试探此时自己的威能,以及那得来很容易的裹尸布到底是否有臆想之中的强悍。

“笑甚?”一尊帝者斜睨:“哼,知晓死到临头,得了失心疯吗?”

他讽刺。

“算了,吾等如何分配利益等,先斩了他再说,他那张马脸,他那种有恃无恐的笑意,本帝看得着实心烦。”

“的确,先斩了再说。”

“轰!”

一尊帝者没有说话,但第一个出手,帝威弥漫而起,整个墓地都像是要炸开了,让跟在他们身后的四尊圣者惨叫,当场就有一尊圣君承受不住帝威而炸开,只有圣魂侥幸逃窜出恐怖的帝威场域去,躲藏在一个角落惨叫。

“死吧!”这帝者太歹毒了,一言不发,但出手就是绝杀招,一只大手无情碾压而过,让得虚空隆隆而响,这昏暗墓穴中炸出一个又一个大裂缝。

“咚!”

碾压而来的大手被林凡一拳轰了个爆碎,成为帝则四溢。

“白痴。”

林凡低语,他向前跨了一步,轨迹根本不可捉摸,似行走在独有的时空中,不被外部大界束缚。

“撕……”

向他出手的帝者被生撕了,被林凡抓住双脚,抗到头顶,就这般直接撕裂成两半,肠肝肚肺等流了满地。

“芘剑寒应该比强,可在本尊面前都不敢如这般嚣张。”

林凡冰冷的话语,配合此时他生撕帝者的声威,让前来围剿他的诸人都厉叫,像是大白日见鬼了,亡魂皆冒,特别是那些圣者,腿肚子都在打颤。

只是一步,一击而已,就生撕了一尊帝者!

这简直就像是神话!

莫非这短暂世间内,林凡成为了帝君吗?

不然怎会如此?

“还是有点滞纳感,证明肉身的确增强,但没有我想象中的强。”

诸人惊骇,但林凡哪里会管?

他在思索撕裂帝躯那一刹那的感觉,很不顺,很费力,没有外人看着这般的摧枯拉朽,已经竭尽全力。

但他的话语,差点将所有人吓死了。

生死帝躯,这简直像是神话。

结果,他还不满意,觉得不够强。

“啊……”

一尊帝者突然咆哮,声泪俱下,他向一层出口处亡命奔逃。

他感觉自己陷入了梦魇中了,这是最残忍与恐怖的梦境。

“铿!”

有一缕金色电光化重戟,划破昏暗的墓穴,刺穿了百丈空间,将这逃窜的圣君钉死在通道壁上,他炸开了,成为一滩血雾。

“既然前来斩我,那就要有死亡的觉悟。”

林凡话语冰寒,这些人与他无冤无仇,为了一些奖励前来诛他,他如何会肯善罢甘休?

“们呢?准备怎么死?”林凡话语漠然,无情的眸子像是尖刀剜骨剖心,让两尊帝者毛骨悚然,像是被死神盯上。

他们对视,随后同时怒吼,向林凡齐齐轰杀而来。

他们时帝者,审时度势等皆是等闲,从林凡生撕同伴的那一刻,他们就知道,此次他们真的栽了!

这林凡并非是他们想象中的绵羊,而是一头可以吞噬他们所有人的猛虎。

若是早知,肯定不会接下这个任务。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有先合力,不求杀敌,只为脱身。

林凡以一敌二,战斗的全部节奏都被林凡掌控。

严格来说,若是林凡愿意,早就能将这两人送上西天,可肉身长进后,他需要在征战中熟悉突然暴涨的肉身力。

“嘿嘿……”

一尊帝者被林凡一拳逼退,此时在惨笑:“堂堂帝者,竟然沦为别人练拳的靶子,可笑可笑。”

这话语中,充满了落寞与不甘。

高高在上的帝者,受万人敬仰。

但下场真的很凄惨,好像都已经知晓了自己最终会如何落幕。

非是他们不想逃,而是根本不能,有莫名的域囚禁了他们,将他们困在有限的角落中,只能憋屈与愤懑的被动迎接林凡的攻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凡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熟悉自己此时的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