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擎墨指尖燃烧着的烟卷狠狠的灼伤了他的手。

   但他的眸却始终望着那间已经灭了灯光的房间。

   他的妻子,他的孩子都在里面,他却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们,厚着脸皮进去吗?

   厉擎墨不知道站在那里看了多久,才转身回了别墅。

   里面时不时的传出女人的尖叫声,梁医生将那药物直接倒在了女人的脸上,确实有一层皮在溃烂在容化。

   但那女人的脸没有很好的承现出来,因为那药物的渗入而逐渐变得面目全非。

   厉擎墨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他的沫儿,如果他想要她回到原来的样子,也要用这种方法吗?

   “她会痛吗?”

   梁医生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那个女人的脸基本上全毁了。

   “痛是肯定会痛的,毕竟那层溶胶是跟她的面部相融和的,所以必免不了”梁医生没有瞒他,而且比其它的痛都要难以容忍。

   “她交给你了!”厉擎墨面孔阴沉的看了一眼那个女人,把她的沫儿学的如此相象,连他都差点认不出来,他别墅里面的人看来也需要整理一下了。

   梁医生一听乐了“刚好我可以好好问问她关于阎枫的事情”。

   魅力放松一下午的美好时光

   “不,不,我是夏沫,我是夏沫”那个女人仍旧失声的尖叫着,孰不知自己现在的面孔到底有多么的吓人。

   管家更是心脏疼的抽抽的,他可是挨了那个女人好几巴掌了。

   现在好了,居然还不是真正的少奶奶。

   “梁医生,你可以替我报仇啊”管家揉了揉他的老脸,到现在都还痛着呢。

   “放心,放心!”梁医生按住那个女人给她打了麻醉药,让黑衣人送往了他的医院。

   厉擎墨回到了房中,看到那张大床还有那面被那个女人撤下去的画象,胸口的沉闷气息扑天盖地而来。

   “把这张床换掉!把那幅画挂上来!”厉擎墨吩咐着,“不,把那个女人碰过的所有的东西换掉!”。

   他不想他的沫儿回来之后看到的东西都是那个女人触碰过的。

   “是”。

   酒店里面,夏沫拥着小家伙一直睡到天大亮,这些天在阎枫那里,她从来都没有睡着过。

   一是在堤防阎枫怕他对她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二是,她觉得自己像个木偶,很悲惨。

   所以每天都是睁开眼睛,睡不着。

   “妈妈,我饿了”小星星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睛,望着她,

   小眼睛里面全是雀跃的光泽,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妈妈搂着睡觉。

   以前有时候姨姨也会搂着她睡,但是没有在妈妈身边的感觉好。

   夏沫得觉得自己还真是不称职,被一口一口的叫着妈妈,却还没有家,没有住的地方

   更没有可以给小星星做饭的地方。

   “妈妈带你去一家好吃的包子里面店吃包子好吗?”夏沫有些心虚的开口,她不太喜欢吃包子,但是这附近除了一家包子店之外,确实没有其它的好吃的了。

   “好好,吃包子”小星星很兴奋,她还没有吃过外面的包子。不要钱的操逼软件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