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信言和韦老夫人谈了整整一夜,罗氏在朱碧堂翻来覆去了一夜。

  直到星沉鸡唱,沈信言才悄悄地回来,倒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罗氏怜惜地描摹着丈夫微蹙的剑眉,挨着他,终于安稳合目睡了。

  沈濯清晨起身,先去桐香苑,问得韦老夫人才睡下,默然。

  等去了朱碧堂,又得知父亲母亲也刚刚睡熟。

  挑挑眉,沈濯摸着鼻子去了煮石居。

  好在孟夫人一切如常,见她来了,皱眉道:“我还没有用朝食,你来这样早作甚?”眼睛却绕过她去看跟在她身后的茉莉。

  茉莉懵懂地眨了眨眼,忽然明白了过来,忙笑道:“我们小姐给夫人带了许多东西,都是隗先生特意让送过来的。小姐想念夫人就先走了来,给玲珑留了话,让她整理好了就赶紧送来。”

  孟夫人的表情这才好转,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指指对面:“坐吧。这样早,肯定还没吃饭。”

  青冥含笑将朝食端了上来,又轻声问候:“小姐一路可好?夫人一直念着呢。”

  沈濯好倒是没什么不好,就是昨天被寿眉从浴桶里捞出来就索性睡了。如今饿得前心贴后背,哪里顾得上跟青冥客套?风卷残云一般饱饱地先吃了一顿。

  孟夫人嫌弃地看着她,眼瞧碟子里最后一块梅花饼也要进了她的口,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十四岁了,该小心一些身材了吧?”

   薰衣草花园中的长发美女

  沈濯迅速把梅花饼几口咽了,喝了一口酥酪,才嘿嘿一笑:“没事。照我娘的样子,我肯定三十五岁以后才发胖。”

  青冥忍着笑上来收了碗碟。

  师徒两个且坐在窗下沏茶。

  将一路的行程细细地告诉了孟夫人,尤其是说到尹窦主动帮着找了里长状告沈恭一事,沈濯利索地向着孟夫人行了一个大礼:“此事,我沈家无一不想做,却无一能做。事情能有今日解决之法,全靠尹先生仗义出手。我若谢他,怕他再横生出其他是非,所以,谢夫人罢。”

  孟夫人将前因后果听完,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好。我替他受了。”

  顿一顿,却又轻飘飘地告诉沈濯:“你不在时,简伯来了一趟。我跟他说了几句话,知道了一些你不想告诉我的事情。”

  沈濯一惊。

  冯氏和沈溪之事,自从发现她母女进了郢川伯府,她就不再告知孟夫人。

  可是看来……

  “我想了想,将这个消息私自决定,送进了宫。”

  沈濯的眼睛眯了起来。

  孟夫人却不再往下说,只管抬起头来,淡淡地看着沈濯。

  送进宫的消息,未必是只告诉临波公主的,还有告诉太后的,或者——告诉皇上的?

  这种阴私床笫事,也要告诉皇上么?

  ……

  ……

  修行坊。

  老鲍氏天天哭得死去活来:“若是他活不成,我也不活了!”

  又数落沈信诲,“你在刑部半辈子,什么手段没见过?如何就没有办法把你爹爹弄回来了?他如今又不是官身,谁会管他半路上是不是不见了?”

  沈信诲绞尽脑汁想了无数的办法,却还是一筹莫展,也不耐烦得很:“娘,你不懂就别乱说!全天下的人都在看着大兄,爹爹不知道被多少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现在若是乱来,展眼间就是罪加一等。我还要命呢!”

  老鲍氏被他一提沈信言就气得肝疼,破口大骂:“那个杀千刀、没人伦天理的畜生!他哪里还记得那是他爹?小太爷的产业就该是你爹爹的,不过是早些拿来罢了!有甚么了不起?他就因为那个钱不是给他的,他就这样丧尽天良,亲手害他的爹爹!”

  沈信诲的注意力也被转移开来,拉着母亲小声地问:“娘,爹爹真的没有把钱送回来给你?”

  老鲍氏一把鼻涕一把泪:“花伯的信你不是都看到了?一个字都没提那钱啊……”

  沈信诲皱了眉头,再一次把信翻了出来,仔仔细细地看:“光说了他要先去安顿好簪姐儿……”

  母子两个正对坐愁眉,外头夭桃的声气响起,却是冲着莲姨娘阴阳怪气:“姐姐要进去就好生进去,这站在窗下进不进出不出的,你这是听的哪门子的小话儿啊?”

  沈信诲和老鲍氏一惊,互视一眼。

  沈信诲勃然大怒,腾地站了起来,撩衣出门。

  老鲍氏坐在屋里念佛,听着外头沈信诲的怒吼、拳脚声,和莲姨娘的哭喊、夭桃的幸灾乐祸,只觉得怨气满腹,复又哭了起来:“老爷啊,您可快回来吧!您不在家,我这日子过不下去啊……”

  忽然听见外头一个下人战战兢兢地进来禀报:“大爷,外头有人找您。”

  沈信诲往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的莲姨娘身上狠狠地呸了一口,方气哼哼地问:“什么人来找我?要账的吗?说我不在!”

  下人眼光闪烁:“那人穿得极好极得体,说是有一桩大好的买卖要找您谈谈。”

  买卖!?

  沈信诲眼睛一亮,立时便高兴起来,得意地捏了捏凑上来的夭桃的纤腰,哈哈笑道:“好!我这就出去。”

  夭桃忙给他整理衣衫,嘘寒问暖,又柔声嘱咐:“爷出门去,身上可带了钱?晚间跟人家应酬,酒要少吃。贱妾在家中预备了醒酒汤专等。”

  沈信诲伸手在她鼓鼓的胸脯上狠狠地抓了一把,方大笑着疾步出去了。

  夭桃疼得直吸凉气,却不敢不笑。

  等沈信诲走远,方转过脸来看着莲姨娘,冷笑一声,又抬眼看看老鲍氏紧闭的房门,蹲在莲姨娘跟前,阴狠着声音道:“你可记住了。你还有个女儿呢。果然有一天你被二爷打死了,你那女儿,可不定落在什么人手里!”

  莲姨娘身子一抖,抬起头来,颧骨青紫,嘴角带血,眼神惊惧,泪花凝结。

  “你,你说什么?!”

  夭桃冷哼一声,站了起来,百褶裙下露出来一只大红色绣着青莲白花的尖尖鞋子。

  那鞋轻轻地提起,点在了莲姨娘的肩上:“我让你闭眼、闭嘴,管好手脚,关紧门户,谨言慎行——不要自己作死。”免费粉色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