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书房里看着那个图像,放大,细致看他的脸,毕竟是监控图像,不是很清晰。

不过阿斌一定会做技术处理。

我一时间还真的想不起来是从哪里见过这个男人,但是冥冥之中,我绝对的见过。

我揉了揉太阳穴,头有些沉。

起身我走到沙发前,慢慢的躺下去,现在我很喜欢睡在这里,似乎这样可以感觉离高桐近些,对我来说,哪里有他的气息和身影,才是我留恋的地方。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电话‘叮咚’一声,我睁开眼睛,听声音准是信息进来。

我缓了一下自己,还在半梦半醒之间。

坐起身,在沙发上靠了一会,才起身走到写字台跟前,抓起电话走回沙发,一个人无尽的落寞与空寂,我竟然鼻子有些酸。

高桐要是在,看着我这样打着肚子,肯定会小心翼翼的呵护我,可是现在一切都需要我一个人,我深深的吸口气,咬牙把情绪憋回去。

我现在在外人面前绝不流泪,包括张奇的面前。

我按开屏幕,见是微信,我滑开,我一喜,竟然是那个雨滴的方舟。

看到是他的信息,或多或少我都有些兴奋。

妹子文艺小清新细腻容颜清纯美照

这可真是个老朋友。

这小子,可是好久好久没有消息了,我以为他早就从我的好友中消失了。

我赶紧点开他的信息,我笑了,真的是他,他一贯的只发了一个【?】

我赶紧发过去一个笑脸,然后手指上下翻飞,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清丽的雨滴:【你好!你可是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谢谢你还记得我!】

雨滴的方舟:【嗯!我当然会记得你,因为我一直在国外,有些忙!所以没有时间,对不起!】

清丽的雨滴:【原来如此!】

雨滴的方舟:【你好吗?】

清丽的雨滴:【还好!】

雨滴的方舟:【还好是好还是不好?】

清丽的雨滴:【也好也不好!】

对面停了好一会才再次发来一条。

雨滴的方舟:【说说!】

我拿着电话想了好久,不知道该怎样回复这条消息,毕竟这是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要不要跟他说太多?现在居心叵测的人太多。

我犹豫着,不过这个雨滴的方舟还真的是我太久的陌生朋友,他认识我的时候,我跟高桐还没有真正恋爱,那时他会一直陪着我,开导了。

雨滴的方舟:【?】

我轻轻的叹口气,回了一条。

清丽的雨滴:【我结婚了,怀孕了,但是老公不在身边!】

雨滴的方舟:【你还好吗?哦……怀孕!】

清丽的雨滴:【还好!】

雨滴的方舟:【不要说两可的话,好!或是不好!】

清丽的雨滴;【当然不好,我老公……不在,我怎么会好!】

眼前的景物有点模糊,是啊,老公不在我怎么会好。

手机里好久没有他的恢复,这家伙,肯定又在忙。

清丽的雨滴:【?】

雨滴的方舟:【对不起!】

清丽的雨滴:【为什么说对不起?】

雨滴的方舟:【哦……我的意思是我不该问你好不好!】

清丽的雨滴:【没事,谢谢你!是因为能有你这个老朋友的消息,你总是在我困难的时候出现,你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吗?哈哈!】

雨滴的方舟:【我是一个默默隔空爱你的人!】

清丽的雨滴:【哈哈!我老公会吃醋的!】

雨滴的方舟:【真的?呵呵!】

清丽的雨滴:【是的,他很容易吃醋的!因为他爱我!】

雨滴的方舟:【你很想他!】

清丽的雨滴:【是的,非常非常非常想!他们都说他不在了,我坚信他还在,他从不失信,他说过他爱我,要跟我白头偕老,要走完一生的,陪着我与孩子们在院子里玩,所以我不相信他会半路上放开我!】

好半天,他才会了一条。

雨滴的方舟:【我也相信,你那么可爱,他会爱你到永远的!】

清丽的雨滴:【是吧!你也这样说对吧!谢谢你,我就说他会回来的,他不会不跟我说明白就走的!不会的!】

雨滴的方舟:【嗯,不会的!】

清丽的雨滴:【我和宝宝都会等着他回来,我很想他!秋葵视频baseapk安装下载】

对面的方舟没有在回复,我其实很习惯了他这种态度,也许他在忙了,亦或我说的话对他没有吸引力,我放下手中的电话起身下楼,我有些饿了。

我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想着跟雨滴的方舟的对话,是的,我相信,高桐还在。

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再去过他的‘墓地’,那对我来说只是个笑话。

高氏还是出事了。

而我最没想到的是,高氏最先出事的是高氏的影视传媒公司。

演员受伤,罢演,已经开机的被叫停,杀青的不过审……这些看起来都是极其琐碎的事情,却在这个当口源源不断的出现,整个告诉传媒成了多事之秋。

这就更加的令高氏其它的公司也人心惶惶,

艾利召开紧急会议,我也列席,这个会,我与尉迟终于明白,这是有人在有意制造混乱的局面。

这个人就是艾利的表哥,那个美国的帅男,史密斯-雅各布。

会前,我在走廊里就隐隐约约的听到艾利在跟谁吵架,看来那个对方一定是雅各布。

会后,我并没有停下来,跟尉迟离开高氏影视传媒大厦,回到了高氏总部。

毕竟高桐不在,我是高桐的妻子,有权参与高氏的经营。而且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恶补高氏的经营状态,最起码我已经对各分公司已经有所了解。

就连尉迟都很惊讶!

我回到高桐的办公室,问尉迟,“当初高桐在时让你查这个雅各布,他是怎样的人?”

我看着已经康复的很好的尉迟宇浩。

“他是米歇尔的股东,有自己独立的影视基地,这几年影响也颇大,而且进步很快。独具鳌头,不可小觑,并且他深得老米歇尔的赏识。”

“哦?”我有点惊讶,原来他也是业内人士。

“这次高氏影视成立洽谈之初,他曾有意跟随米歇尔进入中国市场,遭到艾利的拒绝,艾利的理由,不想有人来搅乱她打造这块净土的计划。”

“难道艾利对他早就有提防?”

“所以艾利一个人投资成为高氏影视的第二大股东,并成为最高执行官,这是源于总裁对艾利的信任,而总裁对艾利的这个决定也相当的满意。”

“那这一次他怎么进了高氏?”

“之后,雅各布成多方努力,想分一杯羹。未果,这次他终于用投资方的身份介入新品《亡命苍狼》的拍摄。才算迈进了高氏影视一只脚。看来他一直都对高氏‘情有独钟’”

“艾利为何又选了他?”

“因为他在大片的技术处理上,有一个很强劲的世界第一的团队。”

“那他背后是不是有动力,我可是亲眼所见他与沈蕴涵在一起,而且看样子两个人相当的热络,并且不是一般的热络。”我看向尉迟问。

“雅各布与沈蕴涵认识的年头并不久,沈蕴涵搭上米歇尔家族是沈腾的根基,之后沈蕴涵就跟雅各布联系的很紧,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断过,两个人应该是情人关系,因为雅各布有妻子。”

“雅各布已婚?”

“是,不过外界对他与沈蕴涵有染还真的不知道,要不是您上次机场看到,没有想到他们之间有染。这也是你上次发现这个秘密之后,我们调查的结果。”

“哦?之前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我看着尉迟问。

突然我就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