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抖音短视频app下 余心然回到学校,周围风平浪静。上楼的时候遇到几位老师,大家都很客气地同她打招呼,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神情。

   这让余心然心安。

   她的事情,学校是真的不知道。贾度没有骗她,秦浩真的帮她封锁了消息。

   余心然回到自己的小家,狠狠地洗了个澡,又换了一件衣服,这才给家里打电话。

   大哥和大堂哥都出事了,情况比贾度说的还要严重。而且家里人根本不知道她进了警察局,还以为她一直在学校里。

   余心然放下电话,警察没有通知家里?不应该啊。

   难道又是秦浩封锁了消息。

   秦浩到底是什么意思?

   余心然站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揣测秦浩这么做的用意。

   揣测半天,余心然也没揣测明白。

   干脆拿出电话,准备打给秦浩。

   结果她发现,她根本没有秦浩的电话,也没有贾度的电话。

   等待王子的清雅女郎

   余心然翻开电话本,翻到几年没联系的,以前圈子里的一个闺蜜的电话,然后打了过去。

   这个曾经的闺蜜交友广阔,京州圈子里的人几乎都认识,问她要秦浩的电话,应该没没错。

   电话一接通,闺蜜就大叫起来,“余心然,你打电话来做什么?难不成让我帮忙?我告诉你,你的事我可不帮。真的太丢人了,我真没想到你越混越差劲。”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余心然紧皱眉头。

   “你别装了。你的事情上网络了,你还真当大家是瞎子,不知道你干的好事吗?啧啧,余心然,你竟然有胆子当街泼硫酸。你老实说,是不是为了男人?喂,你说话啊,哑巴了吗?余心然,你到底还在不在?不在我就挂电话了……嘟嘟……”

   余心然拿着手机,一脸恐惧茫然。她的事情上网络了?她被人曝光了?

   不,这不是真的。闺蜜一定是在瞎说。

   贾度明明告诉她,已经封锁了消息。之前她回来的时候,遇到的那几个老师,看她的眼神都很正常。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余心然丢下手机,急忙上网。

   ‘某知名高校女博士,当街泼硫酸。’

   “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女博士当街泼硫酸,莫非又是为了男人?”

   “女人到底有多疯狂?为你独家揭秘女博士当街泼硫酸。”

   “独家爆料,女博士为全国某知名高校学生,家世显赫。前程无量。却突然当街泼洒硫酸,疑受感情刺激,精神失常。”

   ……

   一个个博出位的标题,就像是一根根鞭子,抽打着余心然。

   余心然脸色煞白,眼冒精光,这一个个新闻,已经给她打上精神失常的标签。

   她做医生,却精神失常,她以后还有什么资格做医生?

   更可怕的事情,学校老师同学看了网上的报到,会怎么看她,怎么说她。

   余心然握着鼠标的手都在哆嗦,可是她依旧坚持看完所有关于她的新闻。

   视频!

   网上竟然出现了她当街泼洒硫酸的视频?

   所有人都被打了码,唯独她的脸没有打码。只要认识她的人看了这个视频,就会知道当街泼硫酸的女博士是她。

   完了!

   这一刻,余心然感觉自己彻底完了。

   她的前程,她的姻缘全完了。

   余心然突然暴怒,将桌上的水杯砸了出去。

   她双目赤红,喘着粗气,继续看网上的评论。

   “这人是女博士?我不信。女博士能干出这么蠢的事情?”

   “怎么没写被泼硫酸的人是谁啊?有没有事?是不是比这个泼硫酸的女博士要漂亮。”

   “如果这真是女博士,我真替某知名高校感到羞耻。招生的时候,就没有测测这女人的智商?当街泼硫酸,脑子进水不解释。”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某些女人就是不肯用脑子。”

   “当街泼硫酸,没泼到人就算了。要是泼到人,就告她倾家荡产,让她下十八层地狱。”

   “也不知道被泼的人现在是什么情况?要是破相,就太惨了。”

   “感觉这女博士挺脑残的,这么多年书都白读了。和市井泼妇如出一撤。”

   “一辈子全毁了。”

   “男人不干人事,毁了两个女人。”

   “你怎么知道是两个女人?说不定这女博士泼的就是男人。”

   “为那几个扑上去的好汉点赞。”

   “点赞+1。”

   “女博士自己脑残。某知名高校不背锅。”

   “帝国大学不背锅。”

   “楼上,帝国大学的师生会追杀你的。”

   “帝国大学很包容,我们也为有这样的学姐感到羞耻。”

   “帝国大学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大学,不过这位女博士真脑残,感觉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真怀疑她是怎么混进帝国大学的的。”

   ……

   一条条留言刷出来,网友们对余心然全是冷嘲热讽。更有甚者,已经有人开始人肉余心然的身份。

   “啊……”

   余心然崩溃大叫起来,抱起笔记本电脑就朝地上砸去。

   “哐!”

   噼里啪啦,电光闪烁,紧接着电脑开始冒烟,一股刺鼻的焦臭味传入鼻子里。

   余心然狂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

   究竟是谁,是谁在害她。

   是不是秦潜?到底是不是?

   不对!她了解秦潜,秦潜不会这么做。她大哥和大堂哥的事情,那才是秦潜的手段。

   云深?

   一定是云深干的。

   余心然翻开网上的视频。没错,一定是云深干的。

   视频中,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云深。其他人全部都打码,就剩下她没打码,这明显是在报复。

   云深说过,她不会善罢甘休,原来是这个意思。

   好狠毒的云深,好恶毒的云深。这是要毁了她的终身。

   余心然怒火升腾,她要如何反击云深?她该怎么报复云深?

   此时,手机响起。

   是余家打来的电话。

   余心然接通电话,就听到她父亲在电话里大骂。

   “余心然,你看你做的好事,余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亲戚朋友全往家里打电话,问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你和我说清楚,泼硫酸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你为什么要泼硫酸?你是读书读傻了吗?”

   “我不知道,不要问我。”余心然一脸冷漠,冷冷地说道。、

   余父很生气,“你自己有没有泼硫酸,你自己不知道?你果然是读书读傻了。现在,你给我回家,以后都别去学校。”

   余心然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回去。”

   “你敢不回来。你要是不回来,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余父直接出言威胁。

   余心然笑了起来,“爸爸,我是你亲生的吗?我出这么大的事情,你就没想过怎么替我善后?就没想过找人将网上的视频撤下来,同学校那边好好沟通?”

   “你闭嘴,你自己做了丢脸的事情,你还好意思让我给你善后。”

   余父怒不可歇。

   余母抢过电话,“老余,你就知道同女儿吼。你吼她就能解决问题吗?”

   接着,余母对电话这头余心然说道:“心然,你回来吧。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你爸爸他是在气头上,他说的那些话你别当真。你大哥和你大堂哥接连出事,你爸爸也是着急上火,所以脾气大了点。你先回来,万事好商量。”

   “回去做什么?被你们关在家里软禁?”余心然讥讽一笑。

   余母皱眉,“心然,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让你回来,也是为了你好。视频一曝光,你在学校还怎么见人?不如先回来躲一躲,等事情平息后再回学校。你放心,学校那边,你爸爸会亲自打电话沟通,不会影响你的学业和前程。”

   余心然面色冷漠,“我知道了,我会考虑。”

   “还考虑什么,现在就回来。这么点小事,有你爸爸出面,怎么都能帮你解决。”余母急切地说道。

   余心然无动于衷,“妈,你别说了。有电话进来,我先挂了。”

   余心然挂了电话,看着手机上闪烁的号码,是院长办公室打来的。

   余心然深吸一口气,接通电话。

   “喂,小余啊,你现在有空吗?到办公室来一趟,院办找你谈点事情。”

   “好,我现在就过去。”

   余心然挂断电话,神色平静,眼神却给外疯狂。仿佛是要毁灭一切。

   余心然冷冷一笑,果断拨通云深的电话。

   云深刚知道余心然泼硫酸的事情上了网络,她很疑惑,是谁将视频上传到网络,又是谁将这件事炒得全网皆知。

   这个时候,余心然打来电话,云深微蹙眉头。

   余心然这通电话,很明显来者不善。

   不过云深还是接通了电话。

   余心人问道:“是不是你做的?”

   余心然的声音听起来很冷,很硬,就像是刀子一样,戳人。

   云深对电话那头的余心然说道:“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信吗?”

   余心然嘲讽一笑,“我不信。云深,毁我前程,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

   云深嗤笑一声,“余大夫,这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这事我们没完。”

   余心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云深,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你会后悔的。”

   撂下这番狠话,余心然挂了电话。

   云深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神色凝重。片刻之后,云深给战壕打电话,“派人盯着余心然。”

   之后,云深又给李思行打电话。

   李思行也看到了网上的视频。一看视频上的商铺商标,李思行就知道这事发生在安和堂门口。

   云深不打电话,他也要打电话问这事。

   “师姐,网上的视频是真的吗?这个余心然是不是冲着你来的?你有没有受伤?你怎么不告诉我?”

   李思行着急上火,急得跳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云深竟然遇到这么严重的事情,万一云深被硫酸破相,他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

   云深轻声一笑,“师弟,不用担心我,我没事。我的身手虽然比不上你,不过躲开余心然还是没问题。”

   “师姐,你真没事吗?”李思行没有亲眼看到,总是不放心。

   云深笑道:“我真没事。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让你帮我查查,视频是谁发出来的。”

   “不是师姐发的视频?我以为是师姐要报复余心然,所以把视频发到网上。”

   云深摇头,“视频不是我发的。这次明显是有人要栽赃陷害我。师弟,你帮我查视频源头。”

   “师姐是担心有人搞事?”

   云深点头,“这视频,初初一看,很像是受害者发在网上报复余心然。但是,师弟你别忘了这件事在网上的热度,这个热度一看就是有心人在背后操作。

   照着这个热度下去,我的身份很快就会被人人肉出来。到时候,网络舆论会怎么个情况,谁都说不准。很有可能会偏向余心然,网友会不分青红皂白,将污水全往我头上泼。

   所以,我必须在对方行动之前,提前行动,遏制住这股热度。师弟,你一定要帮我,找到源头,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师姐,情况未必会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余心然敢对你泼硫酸,曝光她算轻的。要是照我的意思,黑了她的电脑,将她的私密照全曝光在网络上。”李思行愤恨地说道。

   云深揉揉眉心,“师弟,你不清楚这件事的严重程度。余家不是一般人,算起来也是京州上层圈子里的人物。网上这么大面积的曝光余心然,很显然背后的人来头不小。目标不会只有一个余心然,而且背后的人没理由放过我。

   师弟,你别忘了,秦少的命是我救回来的。我想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乐意趁机踩我一脚。视频曝光,余心然被全网嘲,这只是开始。接下来,肯定会有大动作。所以我们必须抢在对方下手之前,率先动手。”

   李思行咬牙,“师姐,你的担心我都明白。可是就这样放过余心然,我不甘心。”

   云深轻声一笑,“我从没说过,会放过余心然。余心然敢冲我泼硫酸,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但同时,我也不会让人有机会踩我一脚。师弟,我有我的做事方式,对付余心然手段很多。网络曝光,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不会用这么蠢的办法来对付她。”

   李思行想了想,说道:“好,我听师姐的。我现在就帮师姐查源头。等我抓到对方,我非让他跪在地上喊我爷爷。”

   “谢谢师弟。”

   “师姐不用和我客气。”

   挂了电话。

   云深思考着接下来的计划,一边留意着网上的动静。

   视频传播速度很快,短短时间,已经超过了五千转发。此事,俨然成了当下热点。就连天空网昨天被黑一事,都被女博士当街泼硫酸给压了下去。

   云深看着网络上的热搜词,连续两天的热搜,私下里都同她有关。她是不是该说一句,我很荣幸。

   多少女明星男明星想上热搜,苦于没机会。她这还没露面,就连续两天霸榜。

   云深冷眼看着网络上的热度,突然,视频不见了。

   云深翻阅网络,关于女博士泼硫酸的新闻,在一瞬间,全网络同时消失。

   是谁出手?

   余家人做的?

   还是帝国大学做的?

   云深打通严天昊的电话,直接问道:“告诉我,余家现在是什么情况?”

   严天昊翻着资料,说道:“余心然的大堂哥,昨晚涉险酒驾被抓了。这会还羁押在警局。看样子估计是有人要收拾余家。另外,我得到消息,余心然在外地任职的大哥,被卷入一桩大案,目前正在接受调查。云总,余家是不是惹到了哪路神仙?”

   “惹到了姓秦的神仙。继续给我盯着余家。”云深神色冷然。

   一听到严天昊的汇报,云深就知道这事同秦潜脱不了干系。

   秦潜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是打在敌人的七寸。

   余心然最在乎什么?无非就是身份地位。秦潜避开余心然,直接毁了余家。余家一毁,余心然最在乎的身份地位,瞬间荡然无存。这可比什么网络曝光手段高明多了,还省了许多枝节。

   人真的经不起念叨。

   云深正想着秦潜,秦潜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云深接起电话,开门见山地说道:“事情不是我做的。”

   “我知道。事情也不是我做的。”秦潜的声音很飘,似乎是在一个遥远的地方。

   云深问道:“那是谁做的?”

   秦潜很干脆地给了云深答案,“唐妙茹派人做的。”

   云深很意外,“秦夫人?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潜突然笑出声。

   电话那头的笑声来得措不及防,云深感觉自己应该是被嘲笑了。

   “你救了我,她自然对你怀恨在心。”秦潜理所当然地说道。

   云深挑眉,“她做这事,竟然没背着你?这么快就让你查了出来。”

   秦潜靠在椅子上,全身放松,“因为她知道这件事瞒不过我,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隐瞒。”

   云深了然,“她光明正大地将视频放网上,做得这么坦荡,我估计秦将军拿她也没办法吧。”

   “是啊!秦将军挺蠢的。唐妙茹说什么他都相信。她说放视频在网上,是为你出气,这话傻子都不信。偏偏秦将军会相信。”

   云深蹙眉,认真提醒电话那头的秦潜,“秦少,秦将军是你爸爸。”

   当着外人的面,这么埋汰自己的亲爸爸,真的合适吗?

   秦潜闷声一笑,“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他是我爸。他要不是我爸,早八百年前我就把他给干掉了。”

   云深无言以对。她能说什么?说秦潜是乱臣贼子?

   此刻,云深唯有沉默。

   秦潜还在说,“唐妙茹这个女人很聪明,也很令人讨厌。小动作不断,却又一直把握着分寸,想收拾她还得找机会。这次她让人曝光视频,余心然首当其冲。当然,余心然也是活该。不过余心然只是弃子,唐妙茹真正目的还是你。云深,以后离唐妙茹远一点。对了,上次在青山县绑架你的那些人,就是秦浩安排的。这事,我之前忘了告诉你。”

   “秦浩?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云深咬牙。早知道是秦浩派人绑架,她说什么也要让秦浩受一遍十大酷刑。云深最恨的就是玩绑架。

   秦潜拍着头,理所当然地说道:“事情太多,忘了。”

   这是借口。

   云深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不要生气。和秦潜生气,完全是自找没趣。

   云深随口问道:“网上的视频被删,是你做的吗?”

   “不是我。是秦将军让马秘书处理的。”

   秦潜说起秦将军三个字的时候,语气有点不爽。似乎是嫌弃秦将军手伸得太长,管得太宽。

   云深了然一笑。秦潜,秦宿这对父子,典型的前世冤家。

   不过云深还有个疑问,唐妙茹发帖,秦宿就找人删帖。这两夫妻是在唱双簧吗?

   秦潜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后,秦潜很严肃地说道:“他们两口子一直都是唱双簧。云深,你只要记住,秦家人除了我,你谁都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