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狠狠干网站打不开

“容家的子嗣。”

霍慕沉把调出来的资料递给陆子衍,“容家,军·人世家,你不是秦晟的儿子。”

陆子衍松了口气,“还好我不是秦晟的儿子,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你们,我还一直在愁这件事。”

霍慕沉嗯了声,“聒噪。”

“……以前这话不是应该对老七说的,怎么变成我了?”陆子衍撇撇嘴,扯了扯领带结,刚要坐进沙发里,眼神就被冷冷擒住,连忙从沙发旁边站起身,有几分无语,“三哥,你的洁癖症,我还以为你都被三嫂治疗好,没想到还没有治疗好啊。”

“我只对你三嫂不免疫。”

陆子衍被柠檬酸了下,站着翻看容家资料,讶异于容家竟然不剩下几个男人,“绝……绝后了?”

“不还有你一个?难道你想绝后?”

“不,我不想,我还想和苏苏生一大堆孩子呢。”陆子衍可是记得他在梦里就是一个太监,他要真是容家人,那岂不就是真的绝后了?

“要认祖归宗?”

“不认。”

“嗯?”

清冷邪魅居家型美女气质生活照

“我母亲这么多年都在隐藏,我要是现在就认回来,恐怕容家其他女人都会因为我而受到连累,我不想因为这样。”

陆子衍有自己考量,“不过,三哥你出门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霍慕沉捏了捏鼻梁,“小辞受到惊吓了。”

“啊?三嫂被谁吓到了?三哥,你和我说,我现在就去替你把人收拾了!”陆子衍忿忿的打趣,从口袋里取出烟盒,抽出一根烟,叼在了嘴边。

“三哥,你有打火机没?”

“我有拳头,要吗?嗯?”

霍慕沉勾起嘴角的恨意。

陆子衍瑟缩往后一退,“那不要了。”

笑话!

他可不想招惹霍慕沉!

“不过三哥,既然你都要收尾,霍家老爷子都病进医院,你就不去看一眼,不怕霍家倒台都谩骂在你和三嫂身上?

这年代的网络暴力可真是不简单,很你们的人恨不得把一切都加注在你们身上。”

陆子衍拿出手机,滑着评论,吐槽道,“你没看网络上,有个作者被追着人身攻击,心情差的都快自闭了!”

“我和小辞不在乎,我们从来都不在乎名声。”

霍慕沉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点在檀木桌面上,似笑非笑地道:“我只是在等下一个更好的时机。”

“什么时机?”

“几个月后吧。”

“几个月后?你是要等三嫂生了再动手?那你岂不是要保护两个人了?那岂不是要布置得更加周密了!”

陆子衍还没猜测到霍慕沉说的几个月后是什么意思。

霍慕沉:“我只保护一个,剩下的能活就活。”

讨人精:“……”

他再次无比确定,没爱!

陆子衍打趣再笑:“三哥,你对你儿子还真是凄惨!连房间都没有给他准备,生下来是准备放养还是散养?”

“寄养。”

“寄养给谁?”

“老七,或者外公。”

霍慕沉倒是喜欢和陆子衍谈论这些事多几句话。

陆子衍嘿嘿一笑,“不如也加上我吧,我们一三五轮着养,周日送到你们家。”

“不用。”

霍慕沉冷冷拒绝,“明天我和小辞还有LPL的竞技比赛,没时间和你说。”

“嗯,那也没问题。

大哥和老七家那个大舅哥也会过去。”

陆子衍往外走,忽然就想起来什么,往后退几步,偏头看向他,“三哥,你该不会是知道背后人是谁了吧。

还是说,你动了恻隐之心?”

“嗯?”

“你从来都不会犹豫,拿捏任何事都果断,这种时候只会命令我,哪里还有心思和我打趣?不过三哥你想做什么,我绝对都会支持你。”

霍慕沉黑眸定定的看向陆子衍,“你很了解我?”

“我们相处那么多年,你什么样我还不清楚?我们可是灵魂和肉体的互相契合!”

“你比我还清楚?”

从后幽幽地传来几声。

陆子衍下意识的就回道:“肯定啊,谁能有我更了解?”

一回头,就对上宋辞阴森森的鹿眸,他吓得趔趄一步,“三嫂,你……你什么时候来了?”

“就你说你比我还了解霍慕沉时,就来了啊。”宋辞甜甜一笑,笑得陆子衍头皮发麻。

宋辞又偏头看去,“老公,你们两个在国外同床共枕呢?要不要我给你们两个单独搭建一张床,你们好好当我面再演示下,让我看一看什么叫灵魂和肉体的契合!”

陆子衍语塞,心里有一万个卧槽,却始终都说不出来。

霍慕沉摘下眼镜,放下手中的钢笔,走过去把人圈在怀里,“小辞。”

“霍先生,这就有沙发,你们演示下让我看看,灵魂的契合,和肉体的双重契合!”

“小辞,不生老公的气,好不好?”

霍慕沉低头蹭了蹭她脸颊,“子衍不懂事,你揍他,我是被污蔑的。”

陆子衍眼廓撑大,“三哥,你确定吗?你这确定你不是在睁眼说瞎话?”

霍慕沉冷冷扫一眼过去,“我有?”

“……”陆子衍张了张嘴巴,最后把话憋回去,“没,没有,都是我一个人的,是我年少不懂事,乱说话。”

宋辞用指尖轻轻抵住霍慕沉的脑门,“哦,是吗?

那你说说,在海外你们怎么相处的?”

“也没怎么相处,就是他腿不好使,我就代替他出席做事,这不就是灵魂和肉体的契合?”陆子衍反问。

宋辞冷冷勾唇,“别想扯开话题。

陆子衍,等我心情好,就好好算一笔总账。

毕竟我和我老公才相处十三年加上现在的一年半,你们在一起相处了也有国外的七年还有我五岁遇到你,相当于加起来比我还长了!”

陆子衍:“……”

这醋意飙起来就不太对啊!

陆子衍肝儿颤,“我去找苏苏。”

“哦,对了!今天老七和我说,最近商裳情绪上不是太好,还总是去警察局认罪,想来也是因为上次的事会对你们有愧疚。”

“莫雨舒已经死了。”

“死了就好。”

陆子衍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死了就不用太担心了,我从唐易那里了解到,那莫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直做地下黑手生意。

而且还是一个产业链。

要是能抓住最大的产业链头目,就算是结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