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肃四年,七月二十一日黄昏。素安公主攻破了南城门,直取皇城,却发景阳宫里已经人去楼空。一同离开的还有燕太后,惠太妃,宸妃燕氏,和怀有身孕的昭仪姜氏。

原以为上官爱会下令追击,因为很明显,慕容玉没有地方可以去,只能是往秦州的方向去了。但是她却在控制住禁卫军之后,便下令岚州军退出了城门,大部分回到了西郊军营里修整,大有准备回岚州的趋势。

武平侯府,上官远峰在次日便带领了一家老小回到了侯府,该打扫的打扫,该整理的整理,仿佛一点也不担心,慕容玉会带人杀回来一般。

这灵都在一夜之间易主了不说,也在一夜之间平静了下来。

上官爱在得知慕容玉已经离开了之后便退出了皇宫,让上官瑁带着从前自己的心腹,将皇城管制了起来c。

东面庆雁两地的军队也在原地休整,没有让他们进城。

离上官爱破城之后已经有七八日了,时入八月,灵都开始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偶尔停歇片刻,这一下便是三四日,冲刷的这原本不安的城市越发的宁静下来。

皇城,凤阳宫,一片死寂e。

慕容瑶独自站在廊下,看着绵绵的细雨将这浓浓的暑气渐渐地冲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心尖微微一颤,也不知道自己如今究竟是个什么心情。

慕容玉逃出了皇宫,对她来说生活却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是凤阳宫外的守卫,由姜钟的人换成了上官瑁的人而已。

这么多天了,没有人来管她,她心里便清楚,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她才是“罪魁祸首”了,她还能奢望什么呢。这里依旧是一片寂静,仿佛冷宫一般,只有院子里的那些梅树长得生机勃勃的。不过……

女子手心微微一紧:逼着武平侯府造反,我还是押对了。

可爱小清新女生完美假日

如今看来,上官爱终究是会赢了慕容玉的,原本慕容玉的生死就只在上官爱的一念之间,但是如今燕允珏死了,慕容瑶便知道,慕容玉是必死无疑了。

女子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隔着细雨看着青灰色的天空,深邃的不像是她。听见她喃喃道:“父皇,母后,伏悦……你们看到了么,我就快为你们报仇了。”

一阵清风卷着细雨吹到廊下,拂过她精致的面庞,微凉。

慕容瑶不知道一瞬间想起了什么,神色有些黯淡了下来,缓缓地收回目光,转身要进屋,却听见月门边忽然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踏着雨一路往这里来了,那样的着急。

廊下的女子蓦然回首便看见翡翠一袭绿衣大步而来,心中一怔,连忙的跑出了廊下:“翡翠!”

“公主。”

细雨中,主仆二人紧紧相拥,听见慕容瑶终于忍不住哽咽道:“你怎么回来了……”话音未落,她便看见了站在月门的高大身影。心,狠狠一痛。

男子那双鹰眸却是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公主您还好么。”翡翠已是泣不成声。

慕容瑶紧紧地抱着她,回过神来,悄然流泪道:“还好。”可她却一直不知道,终究,这样到底值不值得……

雨一直在下,不急不缓,不大不小。从容的仿佛此刻来安阁喝茶的人一样。

男子坐在二楼的雅间,从楼上看去,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一如既往的走着,仿佛已然因为这安逸的雨,而安逸了。

“感觉一场大战,才刚刚开始,就结束了。”莲心拿着才沏好的茶上楼,搁在了男子跟前道。

对方闻言应了一声,一双温润的眸子落在了南城门的方向:“现在只有城门边上还一片狼藉。上官璟和工部的人,在修理被爱儿撞毁的城门和城墙,看样子最少也要十天半个月了。”说着收回目光,抬手倒了一杯茶,“其他的倒是真如往常一样,没什么差别。”

莲心闻言,垂眸看了他一眼,银色的面具遮住了他的大半容颜,看不清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女子心中不知为何,深深一叹,一副自求多福的样子:“你这个时候出现在灵都,真的好么。”有些担忧的样子。

男子拿起杯子吹了吹抿了一口,柔声道:“没事儿,爱儿眼下不在灵都。”

莲心不由得一惊:“小姐不是在梅园么。”

“那不是她。”男子说着抬眸一笑,继续道,“那天在城外指挥攻城的人就不是她。”

“啊?”女子一时惊讶无比,双手撑着桌子,看着他几乎是质问道:“那我们小姐去哪儿了。”

男子浅浅一笑,抿了一口茶:“自然是去往西去收拾秦州军了,她一早就知道慕容玉会逃去那里。”

“……”莲心闻言,不禁道:“你就不担心她么。”

“我相信她。”男子浅浅一笑,说的理所当然。

莲心一听这话,不由自主的白了他一眼,站起身不再多言,再抬眸便看见楼下有人撑着雨伞匆匆而来,转身道:“怀王殿下来了。”

闻言,男子缓缓地搁下了手里的茶杯,垂眸看了窗外一眼,细雨霏霏,淹没了男子眼中的思绪。

此时,千里之外,眼看着就要到秦州的东郊军营了,雨却是越发的大了。

女子骑在马背上,宽大的兜帽遮住了她大半的容颜,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在雨中犀利的宛若雄鹰。此时此刻,她这目光才是像极了上官远峰。

“主子,应该是我们比较快。”阿璃策马上前,看了看秦州军营的方向,即便是在雨幕下,那里驻扎的十几万人马绵延数十里,还是如此清晰。

上官爱闻言,微微回眸看了看灵都的方向,听见阿绯说道:“慕容玉拖家带口的,一定还在后面,现在我们已然是阻断了他们跟秦州军的关联。”

“四叔和舒玉倾那边的消息来了么。”

“舒玉倾的人马在那里方向,他们大军会比我们晚一天抵达。”阿绯说着指了指南边。

“四老爷那边也来消息了,一切顺利。”

“很好。”上官爱淡淡的说了一句,看了看西方,“想必今晚伏宇就能收到好消息了,传令下去,原地休整,等慕容玉来。”

阿绯闻言应了一声,便策马传令下去了。

慕容冲见状,不禁看着上官爱道:“我想,他一定会喜欢你给他准备的这份大礼的。”

女子闻言,嘴角的笑意浅浅,清冷的声音和着雨声道:“绝望,希望,再到绝望……我要慕容玉眼睁睁的看着,地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说完便轻轻策马往一旁的树林里去了,那是他们要搭营的地方。

慕容冲看着她渐渐消失在雨中的身影,一时陷入了沉思,良久,才匆匆的追了上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雨还在下,燕凝芷从颠簸的马车上惊醒,耳边的雨声如此清晰。

女子醒了一会儿神,抬手掀开了窗帘,隔着雨幕看着东方微微发白的天际,因为下雨的缘故,四周还是一片混沌不清。

他们出灵都已经是第九日了,但是因为姜敏的缘故,一路上走的是小心翼翼,不过再怎么小心,今天下午恐怕就能抵达秦州的东郊军营,那里秦州军的大部队停在那里休整,等待着这个落魄的帝王。

他们不知道,或许他们永远也等不到慕容玉了。而燕凝芷要做的,就是在这之前,带着惠太妃离开,索性她的马车就停在自己的前面。

燕凝芷乘着大家都还没醒,快手色情视频便裹着披风,带着兜帽悄然的下了马车,一路往惠太妃的马车走去。可是当她刚掀开帘子的时候,有人从里面,几乎同时掀开了帘子,两人都是一惊,差点儿都惊呼出声。

“凝芷?”上官惠一脸惊讶的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马车前的女子,问道,“你做什么?”

燕凝芷见她一副“要逃跑”的样子,不由得抿唇一笑:“我们一起走。”说着便伸出手去,“姐姐叫我想办法把慕容玉骗出灵都,把太妃也带上,路上伺机而动。”

上官惠闻言,一时安了心,伸出手道:“我还以为你是死心塌地要跟着慕容玉呢。”

闻言,燕凝芷扶着她跳下了马车,冷冷道:“他害死了我的孩子,害死了我二哥,我送他下地狱还差不多。”说着便转身,利索的解下了套着马车的两匹马,抬手将其中一匹的缰绳扔给了她,“我们先把马牵出林子,然后再跑比较快一点。”

惠太妃握着缰绳的手微微一紧,点了点头:“好。”

两人在雨中看着没有人发现他们,便悄然的牵着马钻出了林子。

他们身后,姜钟悄然的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一双眸子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沉了沉,然后转身往慕容玉的马车走去了。

天渐渐地亮了,雨也小了一些。

燕凝芷和上官惠悄然出了那片林子之后,便上马一路狂奔,雨水迷了他们的眼睛,跑了大约有两个时辰了,眼看着午时将至,他们实在是跑不动了,才渐渐地慢下了速度。

“我们这是往哪儿去呀。”

“我也不知道了,反正是往南跑吧,姐姐说上官爱那里会安全许多,毕竟还不知道赫连巍发兵究竟是什么意图。”燕凝芷说着,听见惠太妃自责道:“都是因为我,莲儿也真是的,这时候怎么不知道劝住陛下呢,害的爱儿……”

“怎么能怪太妃呢,要怪就怪姜敏那个小贱人卑鄙。”燕凝芷说着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惠太妃,可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看见他们身后远远地似乎有人影追来。

草地,树林,夏雨,掩盖了那些人的马蹄声。

燕凝芷一时凝眸看去,心中大叫不妙:“不好,快跑,是慕容玉他们追来了!”

—题外话—

丁丁:最近的留言都滞后了么,感觉丁丁跟妹纸们不在一个频道上,算了,等看到了再一一回复吧~~爱你们哦,么哒~~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