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文是几个门派各派出代表监督现场制作的,而上面的数字都是用内力刻画,经过大家的检查无恙才算是完成了签文,接着就是几个势力派代表去抽取十六支签文。为什么门派只有十五个却是有十六支签文呢?因为另外有几人孤家寡人,所以后来商量下来将这几个孤家寡人柔和在一起当作一个门派来算。唯一不抽签的就是祖魔。他排在了第一的位置。

最后抽签出来的结果,三大派东海盟排在了第二的位置,等于是第三个取宝。而真尚坊排在第六位取宝,东海盟手气较差,排在第十一位取宝,那就是意味着要等到蒙毅取完宝之后才能够取宝。对于这个结果东海盟的人都表现的比较忐忑,因为谁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拿到宝贝?

等所有人抽完签,蒙毅走上台阶,圆鼎表面的符文在他的操控之下,移动了起来,在他的移动之下,原本晦暗无光的符文发出了谈谈的黄色光芒。那些还抱着怀疑态度的人见此也都收敛起了轻视之心。

王雨瑾就留了一丝精神力窥视整个开鼎的过程,而本人已经去角落研究那个失落的阵法了。

阵法在房间的西南角上,整个阵法范围不是很大,占地四十九平方的样子。整个阵法和当初王雨瑾在空间褶皱中所修的有些相似,但又有所不同。

真发这个东西相差一点点就知道差距很多,王雨瑾仔细的算了一下,心中不免有些失望,虽然不知道传送去哪里的,可是并没有跨越时空的功能,没有像空间褶皱这么长的距离传送。

这一松懈,她将精神力转到了蒙毅那里,蒙毅那边的符文已经是移动最后一个了,当整个鼎的符文都被按照顺序排列好,整个圆鼎发出一股耀眼的金色光华,将原本灰暗的空间都照的犹如白昼一般。

祖魔和那些正道的修士目光死死的盯着圆鼎上的金光,满脸的激动神情。

“咔嚓”一声,忽然圆鼎鼎肚上一块符文往里面凹进去,露出来一个手大小的位置。

“可以取宝了。”蒙毅面无表情的说道。

祖魔看了他一眼,然后上前,把手伸进了宝鼎里面。

所有人的目光这个时候店铺盯着祖魔,看他到底能在里面摸出什么?如晧玉被祖魔摸走,那么势必会在祖魔出去之后形成一场血雨腥风。

文艺美女森女系装扮头戴编织帽抿嘴微笑草地图片

片刻时间,祖魔终于摸定一个物件,拿出来一看,居然是一双巴掌大小的鞋子。这下子祖魔郁闷了,这么小的鞋子给谁穿?

“神风靴?”也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让祖魔起了心,马上认主,然后在他的心念之下,靴子不断的变大,等到祖魔穿在了身上,随着他的心念,靴子马上自动的漂移了起来,速度非常的快。

果然是神风靴。见到此靴子,下面的人神情荡漾,谁都想拿到这么一件宝贝,神风靴是神话中的物件,据说穿上神风靴穿梭如行云流水,早就失踪,不知道怎么的居然会出现在这个巨鼎里面。

就算没有见到晧玉,可神风靴是绝对的好东西。在转动行走了一圈之后忽然无声息的祖魔整个人发出一道光亮消失在上空中。

他就这么出去了,是所有人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下面就是第一个抽到签文的人去取宝贝,所有人目光落在了中型门派巨焜派的几位长老身上,这个巨焜派进来的时候来了二十来个人结果现在只剩下了两个人。原本巨焜派的带头长老魏立已经不再里面,估计也已经陨落在了此地。这可以说对这种中型门派会有不小的打击,搞不好这次回去,这些拿到宝物的人都会离开各自原来的帮派,要么自立门户,做一个小帮派,要么就是投靠大帮派,这些中型门派小门派的底蕴毕竟不比大门派,这些人所得到的宝物最后肯定是要上交的。帮派能不能够拿到这些宝物就要看帮派的管理了。

巨焜派的男子只有两人,两人咬耳商量了一下,一个年纪稍长的中年大汉上前,像祖魔那样,将手伸了进去,他在里面停留的时间比祖魔还要短,拿好东西就出来了,咬了手指,滴了血虽然谁都好奇他拿到的是什么,不过他也没有展示,一道光芒冲天而起,整个人随之消失。他之后就是抽到二号签的萨古教的人了,萨古教内部并没有什么争执,古刹如果没有之前的承承若,自然是古刹上的,古刹既然选择了最后上,那就没有可以疑问的是萨古教里面挑选一个人来,萨古教对于人选问题很统一并没有什么分歧,所以那人上前一步和前面两位一样,就将手伸进了鼎中,摸索了片刻之后,摸索了一个物件。拿出来他一看,是一朵黄色的花,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更不知什么作用,只是觉得样子起美。

“收起来吧,快点认主。”古刹看了一眼说道。

男子也没有犹豫就人了主,鲜血隐没的瞬间,花发出一股奇幻的光芒,让人不知不觉的如沐春风,再一看,他身上之前和蛟龙战斗所受的伤居然全部已经好了。他惊骇,不过还不等到他表现出来,光芒一现,他整个人在原地消失。

一个个的宝物随着众人去拿都已经有了归属,有些人会拿出来看研究部一番,也有些人不愿意与人分享没有展现出来,所以最后晧玉在谁的手中并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晧玉是不是已经被人拿走。

直至第十一个人前去选择物品,蒙毅在挑选之前,对王雨瑾说了声“再见”算是道别,然后,他将手伸进鼎中,摸索了一番,居然是一个罗盘,王雨瑾也感觉非常奇怪,怎么会是罗盘?而且这个罗盘看上去非常古老的样子。不过有些东西并不能够看表面。

蒙毅滴血认主,瞬间,整个人都被光华包围,也消失不见了,蒙毅离开之后场上的气氛就显得紧张了,因为没有人知道还有几个机会。后面的人自然还是按照抽签持续而来。

后面的人,王雨瑾也不太关注了,她关注的是这个阵法,除了王雨瑾,别的门派的阵法师也逐渐的注意到这个阵法,纷纷围了过来。

“这个阵法不知道是传送到哪里去的?”

“看样子是远距离传送,所不定从这里能够传送到妖兽的世界,当年海古拉女神是人妖共拜的女神,要传送到妖界也不是不可能。”有人说道。

“真的假的?这个阵法好像缺失了。”有人指着阵法上的一个角说道,“如果这个阵法是通往妖族的,那么我们我们人类岂不是要遭殃了?从这里妖族很容易进来。”

“哪有这么容易的,况且这个传送阵不是坏了吗?我奇怪为什么外面会有这么多的棺椁?这些棺椁里面躺着的是谁?”接着几人又从阵法聊到了棺椁。

“这些人肯定是高阶修士。不会是,留下这些宝藏的人吧?”

“他们已经这么厉害了,谁能把这些人杀死”

说到这里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如果说,这些人,是被妖兽所杀,为什么冰棺里面还有妖兽的尸体?对于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解答,可是所有人的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从心底一直寒透到背脊。

因为,他们都看不透的等级,说明这些人起码已经是到达了元婴。对于结丹气的人来说,元婴期是一个遥遥无期的盼望,就好比筑基期仰望他们结丹期。不,或者说是他们的仰望比筑基期更加的明显,因为这个世界上,元婴期或许已经是传说中的存在了,已经很久没有人通过天劫碎丹成功到达元婴,就他们很多人所知道的,碎丹一个死一个,也不知到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内海的元婴期修士屈指可数。

虽然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不过经过了第十二个上前去拿宝拿出来之后,后面的人莫名的都松了一口气,至少第十二个还能够摸到宝贝,说明蒙毅所说是真的,他不过是想要快些离开此地罢了。

第十二个拿完,第十三个也上了。这样依次很快整个空间的人越来越少,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东海盟排在后面的孟文涛也要离开了。孟沧浩临走前,深深的看了眼王雨瑾,心中百般滋味陈杂,自己当初是被木易白忽悠来了这里,意外的还拖上了王雨瑾,没有想到最后却是要靠着王雨瑾才能够走出这里,以往,他总是不可一世,觉得自己是孟沧浩的儿子,怎么样都行,而王雨瑾却是让他首藏挫败的人。因为她根本就不受他的威胁。

叹了一口气,他将手伸进鼎中,原本想着来到这里拿到晧玉回去,令自己的父亲刮目相看,而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想法了,现在这个样子开鼎,与其说挑选什么宝藏,不如说自己被什么宝藏青睐吧!

孟文涛摸索了半天,感觉到很多宝藏从他手边飞过,他想要去抓一把,抓到一个,可是什么都抓不到,要么是宝物跑得太快了,他抓不到,要么就是抓到了一个角,他根本就使不上劲拿出来,直至一个毛茸茸软绵绵的东西撞到了他的手中,东西小小的一巴掌就能够掌握,手感像是一直小动物,想到这里他还有些毛骨悚然,不会自己摸到一个精怪吧?孟文涛很想把这个东西丢到,在找一样东西,可是不知怎么的自己的手却是自动的退了出来。

“文涛拿到了什么好宝贝?”暨諳长老呵呵微笑着上前,来到孟文涛的身边,一长辈的御气说道。

我也不知道,孟文涛张开手。

“咦?”孟文涛张开手很新奇,因为自己到手的东西明明是一件毛茸茸软绵绵还带着体温的东西怎么会变成了一个玉盒?他打开玉盒,里面躺着一颗洁白的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丹药,最重要的是这颗丹药散发这香气好像是刚刚从丹炉里面出来的一样。

他本能的咽了咽口水。而边上看到这颗丹药的人,都吸了口冷气,不敢置信孟文涛的好运,这是一颗极品丹药,这样的极品在丹药界都是极为罕见的。

“这似乎是一枚清迈续神丹。”暨諳长老皱眉说道,清迈大神丹是十级丹药,可要用三枚十级金妖丹作引才能够炼制出来一枚清迈续神丹,而且炼制这种丹药极费炼药师的精神本源。不是一般精神力的炼药师能够炼制,除了对炼药师具备炼制出十级丹药的能力,还要精神本源充沛才能够炼制出,而清迈续神丹的作用更是带有神话作用,据说精神海被搅碎,服用此种丹药马上能够恢复如初,如今整个内海恐怕没有人能够炼制此种药,别说此种就是连九级炼药师在整个内海都是难觅。

不过对于宝物来说,这颗丹药却显得有些鸡肋,因为谁想自己的精神海出问题?听到暨諳长老说了这颗丹药的名称,孟文涛哪里还提得起一点点的兴趣,对他来说那一个一次性的法宝也好过丹药,药可是一点也不吉利,他正发出沮丧之色,一道光芒从他手中升起,他整个人都砸光华之中,身形越来越虚,直至最后不见了踪迹,孟文涛之后陆续有人取出了宝物,很多阵法师都先后离开了此地,所以最后研究阵法的只剩下了王雨瑾一个人。

王雨瑾还没有停止对这个阵法的研究,虽然这个阵法传送距离比时空褶皱中的阵法距离短,不过复杂程度却不下于那个阵法,因为此阵还涉及到一个阵中阵,也就是说这个阵法另外一端有可能处于一个地理环境非常复杂的地方。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雨瑾已经进入了完全的计算当中,她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就很难会出来。这种状态能够让王雨瑾的阵法造旨快速的成长起来,可是在如今这种状态之下的弊端就是两眼不问旁边事,就算是天塌下来对于王雨瑾现在这个状况也是没有办法动摇的。樱桃视频app破解版黄版

Tagged